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91国际

文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24 15:32:34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91国际

  暗褐色的城墙下,堆积如山的累累尸体诉说着这场战争的残酷,刘备深深的叹了口气,扭头看向关羽:“二弟,我们撤兵吧?”   一行人放慢了速度,戒备着四周,缓缓接近建立在半山腰上的营寨,越是靠近,空气中,那股血腥味就越重,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够闻到。   “放肆!”却见被雄阔海派出来保护刘璋的十名骠骑卫见有人竟然胆敢拦路,迅速摘下背上弓弩,随着队率一声令下,一支支弩箭破空而出,只是十人结成的弩阵,却令数十名家奴不能上前,一波接着一波的箭雨射过去,数十名家丁包括那名拦路的士族,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,不到盏茶功夫,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,便尽数倒在血泊之中,无一生还。   “那就找个由头,将他杀掉,省的每天看着碍眼。”   “主公有令,前益州牧刘璋,虽然在任期间,尸位素餐,滋生民怨,但念其乃汉室宗亲,削去其益州牧之职,保留其爵位,令到之日,随骠骑卫返回洛阳,出任尚书令一职,另,前益州守将张任忠肝义胆,忠勇有加,擢升为荡寇将军,领益州兵马,辅佐少主,保卫益州。”说完,雄阔海从一名骠骑卫手中接过一枚将印,扭头看向众人:“谁是张任,上前接印!”   “将军……”船上,很多士兵也发现江岸上面乱起来了,有人连忙推了推吕蒙。

  看了看时间,刘璋应该也已经起来了,当下穿戴整齐,交代了一番家人之后,刘璝便带了几名亲卫直入刺史府。   雄阔海拱了拱手道:“末将此来,负责少主安危,不问军事。”   船只在江岸之上,太史慈等江东将士的嘲笑声中缓缓地退开延安,逆江而上,准备自江陵登陆之后,在想办法重夺江夏,若是陆战和攻城战的话,陈到自信可以完虐江东将士。   刘璋面色阴沉,咬牙切齿的看向孟达。   “是,老爷慢走。”管家连忙躬身答应一声,看着刘璝离开的方向,面色有些复杂,虽然没听全,但刚才他确实听到了君辱臣妻这样的字眼,加上之前刘璝突然让他去找夫人,却并未在娘家那边找到夫人,让管家不得不展开一些合理的联想。

  “喏!”   “是。”法正身后,走出了一男一女,在刘璝、刘璋愕然的目光中,将当日的对话重新上演了一遍。   “将军说什么?”伏德心跳陡然加快了几分,脸上却是一脸茫然地看向陈到。   就算有人知道是他做的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蜀中,差不多也该变天了。   他却不知道,吕布不但在西域诸国廉价收购各种矿藏,同时对于冶炼技术以及铜铁武器是严禁对外销售的,就算偶尔流出,在西域,也只有王室贵胄或许会有一两件拿来收藏的收藏品,也因此,刘备军队的武器在庞德看来虽然是过时的东西,但在这些西域胡人眼中,已经算是不错的兵器了。   “嗯,家父最近身体不适,妾身明日想回娘家一趟。”美妇有些为难的看向刘璝,毕竟自己夫君久在军中,难得回来,自己却不能够陪伴左右,心中有些愧疚。

  “我哪知道?”大乔翻了翻白眼,对小乔这种思维跳跃性给打败了。   “你……”刘璋怒视法正,法正却一脸淡然的看向刘璝:“也幸好,他够蠢,帮我们解决了张任,否则,要入成都,还需多废许多功夫。”   看了看四周围,孟达将管家的尸体以及沾了血液的衣服就近找了个地方埋掉,才施施然的返回了成都,并对刺史府中的众将下了封口令,这战乱年代,加上蜀中被刘璋搞得乌烟瘴气,可没有关中那样完善的律法保护普通百姓,个把人失踪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   “你……”刘璝皱眉看向孟达,有些不解,这孟达不是刘璋的心腹吗?为何要救自己。   “曹操曾经不守规矩,妄图以刺段行刺主公以及少主,奸计未遂,蜀中虽然消息鄙陋,但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,后果如何,诸位应该清楚,中原四州之地,上至险要,下至县令,无论本人还是家人,尽皆遭到死亡刺杀,徐州陈氏,乃徐州第一大族,经此一战,烟消云散,满门皆屠。”庞统挣了挣双臂,没能挣脱,也不再费力,只是看向帐中众将,淡然道:“诸位杀了我之后,可以让家人准备后事了,记住,是全家的。”

  “那刘璋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,岂是一句既往不咎便能了事?”这话却不是张松说的,他的任务只是挑起世家对刘璋的愤怒。   “那庞统真的如此厉害?”马谡疑惑的看向诸葛亮,庞统的名字他自然也听过,随着庞统出仕吕布,一些黑历史也渐渐被挖出来,那对于荆襄世家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,当初庞统初出茅庐,欲见刘表,却因为长得太丑,连刘表的面都没有见到,恰逢吕玲绮在荆州横行,被蔡瑁所困,正是因为庞统相助,才得以脱困,然后不知怎么的,就跑去了西域,创下了不小的功业,而后在冀州时正式效忠吕布,助吕布推广均田,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荆州庞家,因为庞统的原因开始遭到排斥,声势大不如前,这两年更是销声匿迹。   “士元先生,您就别卖关子了,我们都是一群粗人,不懂这些事,只希望先生能为我等指一条明路。”卓扬站出来,朗声说道。   “末将既然已经归降主公,若有差遣,但凭少主公吩咐。”张任点点头,躬身道。   “我自问待你不薄,为何叛我?”刘璋阴沉的看向孟达,一直以来,以自己狗腿子形象在自己面前的孟达,今天的表现却让刘璋有些难以接受,什么时候一副奸佞嘴脸的孟达,身上竟然有这种从容不迫的气度了?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孟达吗?   “骠骑卫?”孟达愕然的看向法正,那可是吕布麾下最精锐的一支部队,不但是吕布亲手训练,而且还是吕布亲卫,每一个都是从军中优中选优出来的强兵,不由苦笑道:“只为一个张任,何须惊动主公?”




专题推荐


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Copyright © 1997-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